Pansy

有缘再见

他说伯纳乌是他最喜欢的球场

C罗是他一起踢过球中遇到的最好的球员


8012了

我以为我放下了

可伯纳乌的那个漂亮的白衣少年永远是我的心底执念

【罗戴厄同人图文合志/本宣】

苏二酥:






【罗戴厄同人图文合志/本宣】
CP: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x梅苏特·厄齐尔
性质:非盈利向足球同人本 
开售时间:2018年10月15日
贩售通道: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79286319154


合志价格:65rmb


明信片价格:14rmb


页数:170P


字数:10w


详细信息见图。


转发本博并购买合志,抽取10位赠送由@抖森为什么那么帅  制作的“ROZIL”字样滴胶挂饰。 


微博地址:https://m.weibo.cn/1821058572/4295066007176943

【罗戴厄】And then a bit

Summary:欧国联首轮没有英超比赛的周末,梅苏特飞到了都灵

我又回来了
(来交群里的作业,是熬夜看球之后的产物,没有驾照,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

1.
梅苏特走出机场的时候,太阳还没有完全下山,傍晚温热的风中掺着都灵海风凉爽的味道。
他压低了帽檐,有些空旷的街道偶尔只有一两个人拉着行李箱匆匆的走过,谁也没有发现阿森纳的当家球星悄悄溜上了路边停着的那辆黑色宾利。
而梅苏特刚坐稳就被主驾上的人扣着后脑勺来了一个湿湿的吻,他伸出手来想去推他,却被人抓着手腕按回了椅子里,克里斯稍微和他拉开一点距离,眼睛定定的看着他,手指滑过他刚剃了胡子的干净侧脸,“你又瘦了Mesut,”他低低的说,
梅苏特好笑的把今天格外粘人的葡萄牙人推开,“好啦,先回家再说,再不开车等着被拍么”
克里斯于是扫了一眼周围安静的机场,又在他脸颊上飞快偷了一个吻,然后发动了引擎。他不紧不慢的开着车,一只手却搭在梅苏特的手臂上,指尖轻轻蹭过他手腕内侧那一小块光滑的皮肤,梅苏特被那细细的触觉弄的心里有些发痒,想抽回手却被克里斯抓住,手指穿过他的手心,然后十指相扣。
他侧过头去看克里斯,正好撞上他直直看过来的眼神,牵着的手被手心粘粘的汗弄的有些潮湿,连带着车内的气温都变得燥热。他忍不住舔了舔嘴唇,有些沙哑的开口“你开快点”



2.
打卡上车



3.
“月底来伦敦看你?”克里斯嘴唇贴在他耳朵边,呼出的热气喷洒在他脸颊上,
“嗯?”明显还没有睡醒的德国人缩在被子里发出一声软绵绵的鼻音,克里斯好笑的抬起头,伸出手揉了揉他翘的乱七八糟的头发,“24号的颁奖礼在伦敦啊,Nemo”
梅苏特闻言一个翻身坐起来,滑下来的被子挂在腰间,露出来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嵌在白皙的皮肤间,被清晨暖暖的阳光染上了几分撩人的颜色。他丝毫没注意到克里斯在身后眼睛发直喉咙发紧的样子,拿过扔在枕头边上的手机就要戳开屏幕
“那我要给luka投票,”
“喂喂喂!”葡萄牙人回过神,不满的伸长手臂去够梅苏特的手机,眼看着抢不到干脆手向下滑去掐着他的腰窝把人捞回来按在怀里,温热的指腹还不忘在那处滑腻的皮肤上多蹭几下。
梅苏特被腰处细细痒痒的酥麻感觉弄的笑出来,他腾出手把腰间还在试图向下探去的手拍开,然后翻个身换个姿势靠在克里斯怀里对着手机又是一阵戳戳点点,“好啦,我会给你投票的,我的世界第一足球先生。”
皇马的最佳前锋闻言带着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捞过怀里的人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梅苏特靠在他胸膛上,那人低低沉沉的笑声就在他耳边炸裂开来,他撇了一眼屏幕里那人一脸严肃的表情,又拿开手机看了看眼前盯着自己笑的一脸傻气连眼角的皱纹都柔和的人,像是会被感染似的,不经意间自己的眼角也染上了笑意。
他有多想念马德里半岛的阳光,如今这份想念又融入了几分都灵海风干净的味道,而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所想念的,多少个潮湿寒冷的雨夜他一个人在伦敦的家里所思念的,是面前这人总是大大的笑容,温暖的怀抱,还有望着他的眼神里永远最真挚也最简单的感情。

“My eyes never lie.”


Fin


Ps:
*9月底这个足球先生颁奖要不要投票我也不知道诶,就当我的脑洞吧
*车不好嗑别找我啊,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跑了

【罗戴厄】所爱隔山海


1.
梅苏特在伦敦的家里有很多机票
那抽屉就在他放满了奇奇怪怪长衫卫衣的玻璃柜子下面,里面塞着各式各样五颜六色的登机牌,从世界各地飞往你能想到的随便什么地方
是的,他喜欢收集这个
波尔蒂有一次无意中看到了,搪塞他说这种做法像极了那些刚刚工作的异地年轻情侣
可谁又说不是呢?
他当然没有给波尔蒂看那柜子最里面塞着的一小叠白色的登机牌,有几张因为时间过于久远,纸面上的油漆印字都有些模糊了,而登机牌上的出发和目的地无一例外不是伦敦和马德里,只是名字除了他自己,还有一个人。
Cristiano Ronaldo dos Santos Aveiro
那个他第一次看到就觉得长的讨厌的名字


2.
“是等太阳升起,还是意外先来临”

托马斯喋喋不休的声音通过电话撞进他的耳朵里,从10年起就与他默契无比的德国前锋此时言语间倒是少了几分顽劣。梅苏特当然清楚他这位平日里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朋友此时在担心什么,国家队的集训还没有结束,他甚至没有心思去考虑这次走的到底有多匆忙,下定决心离开已经几乎花光了他所有力气。
他抬眼看了看登机时间,歪头夹住电话,一边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着托马斯,一边伸手进包里去抓他的护照
一张有些发皱的机票掉了出来
他愣了愣,弯腰拾起来,浅黄色的登机牌上,起飞时间已是几天之前
那是他自己之前背着经纪人悄悄买好的,慕尼黑飞往马德里的机票
是就算他回去会失去首发位置,就算他可能会变成替补的替补,也还是早早买好的机票.

“我不会离开皇马的。”
那是在几天之前的伯纳乌,梅苏特还穿着那身白衣,他悄悄偏过脑袋,越过拉莫斯的肩膀,眼神直直的望向那人线条分明的侧脸,微微蹙起的眉毛,短短的头发梢上挂着亮晶晶的汗珠。葡萄牙人像是察觉到了似的侧过头,在镜头拍不到的地方飞速朝他眨眨眼,嘴角上扬咧开一个大大的微笑。
他又想到萨米曾经摇着头告诉他说:“梅苏特,你真该看看那些推特上的女孩儿拍的照片,你在球场上是怎么看克里斯的”
可他自己从未这么觉得过,直到萨米把手机怼到他的眼前,每一次的进球庆祝他撞进克里斯的怀抱,然后仰头去看他的眼神里,波澜不惊的瞳孔之下翻涌着所有的温柔和情动。

“Mesut?你还在听吗?”托马斯的声音让他从回忆深处抽离出来,他垂着眼,手指死死的攥着这张薄薄的登机牌,然后终是没有再看一眼,把它丢入了最近的垃圾桶

“我很想念马德里的阳光”
“我对于马德里、对于那座城市、对于那支俱乐部、对于那里的球迷都有着美好的记忆”
后来梅苏特在不知道哪次的采访中,这样说着,语气平平淡淡,就像在告诉记者他早餐吃了街角哪家咖啡厅的黑面包。
一如当年,压哨转会后不到十天的新闻发布会上,他坐在温格身边,换下那身白衣,披上枪手的战袍,面对着台下使出浑身解数想套出他在伯纳乌还有什么爆炸过往的长枪短炮,用清冷的声音告诉他们: I’m a Gunner Now.

他所爱的,伊比利亚半岛总是暖暖的阳光,纯白的房子,融进了可可和咖啡豆甜腻味道的空气,还有伯纳乌。

可伯纳乌从来就没有过天长地久。


3.
克里斯在傍晚时分赶到了伦敦,hampstead的街道上还有一层薄薄的积雪,圣诞节刚刚过去不久,几个小姑娘裹着火红的围巾嬉笑着从他身边跑过去。他紧了紧衣领,那只鲷鱼清早上发短信给他说他病的床都下不来,让他直接自己过来。十二月的伦敦是冷到了骨子里,可这家伙去阿森纳的圣诞趴就穿一件薄薄的低领毛衣,锁骨都冻得通红,不感冒才怪。克里斯想起早些时候拉莫斯发给他的那张照片,说什么这只鲷鱼去了英超倒是越来越好看了,心里就不由的一阵气。

他推开梅苏特家门的时候,屋子里还是静悄悄的,只有客厅那边有一点微弱的光源。他把自己的东西丢在地毯上,又把楼上那人在桌上扔的乱七八糟的药片和水杯收拾好,然后起身走向楼上。
卧室门是虚掩着的,厚厚的窗帘拉的严严实实,昏暗的室内只有轻轻的呼吸声。床上那人倒是把自己裹成了粽子,他听到声音后动了动,从被子里探出一个脑袋
”Cris?”梅苏特的声音闷闷的,带着浓浓的鼻音。葡萄牙人看那人可怜兮兮的把被子拉到下巴,朝他瞪着本来就大的眼睛,不由得心里一软,躺过去把人连被子一起揉进怀里。
梅苏特感觉到靠近的温度,伸出长长的胳膊圈住葡萄牙人的脖子,然后把脸埋进他温热的胸膛,又深深吸了几下他身上的味道。
克里斯好笑的看着怀里人这一连串的动作,伸手把他额前细碎的头发撩开,
“干嘛?”他轻轻问,然后拿嘴唇试了试德国人额头的温度,倒是没有多烫,这次快席卷了半个英国,甚至连女王本人都遭殃的流感实在跟一般的感冒不太一样。
梅苏特苦着一张脸,嘟囔着说什么伦敦太冷了,天总是阴沉沉的。
是啊,克里斯于是想,他说过的,他想念马德里的阳光。
而眼下他望着梅苏特那因为发着低烧而有些泛红的眼眶,瞳孔深处是小小的他,他禁不住低下头吻上德国人的嘴唇,轻巧的顶开他的牙齿,然后细细的啃咬他柔软的下唇。
梅苏特被亲的晕乎乎的,葡萄牙人温热的大拇指轻轻抚过他侧颈的痣,另一只手滑进他的睡衣,按上他柔软的腰窝。突然传来的痒痒触觉刺的他一激灵,他想伸手去推克里斯,却被压下来的湿湿的吻按了回去。
克里斯在他快喘不过气前放开了他,然后就着近在咫尺的距离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鼻息间喷洒出的热气散在两人的脸颊上,他把自己的下巴压上梅苏特短短的头发,然后小声的说:“我真的很想你了,Mesut”
德国人正在他怀里找到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于是仰起头在他干净的下巴上亲了一下,用不知道是英语还是他那乱七八糟的西语嘟囔了句晚安,便迷迷糊糊的闭上眼睛彻底昏睡过去。
克里斯看着怀里人睡的一脸香甜的样子,无奈的摇摇头,却又还是帮他紧了紧被子,然后在他额头上印上一个轻轻的吻“晚安,小鲷鱼“

清晨克里斯准备走的时候,难得睡了一晚上安心觉的梅老师表示他有了那么一点点力气送他出去,于是葡萄牙人连拖带抱的把人弄下楼,看着他慢吞吞的把该吃的药都吃了,又忍不住对着他一阵唠叨。在得到再三保证下午就有保姆过来收拾家里并且他不会饿死之后,克里斯终于心满意足的拿着背包走出了房门。他在梅苏特关门前又转过身,一把捞过已经有些摇摇晃晃马上要昏过去的人,在他依旧烧的发热的脸颊上亲了一下,然后贴着他耳朵轻轻说:“那,今年夏天LA见?”
平日里伶牙俐齿的德国人此时已经晕的连眼睛都懒得睁开,他一边推推搡搡的把克里斯送出门外,一边从沙哑的喉咙里挤出声音应了一声,然后在新一轮的唠叨开始之前把那人连同伦敦清晨渗人的冷空气一起关在了门外。
突然安静下来的房子倒是让梅苏特有些发愣,他从厚厚的衣袖里伸出手指碰了碰刚刚克里斯亲过的地方,依旧烫烫的。然后他带着连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傻笑,用最后一丝力气把身体摔进了沙发。


4.
有时候梅苏特自己也会想,这么多年来他和克里斯之间到底算什么,未来又到底算什么,
他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他们两个人中更为理智的那一个,未来远到触碰不到,可喜欢了就是喜欢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少年一动心就永远心动。
他对克里斯这么多年来从未直白的说过那些腻歪的情与爱,而他也不认为永远会存在于一句承诺里。
这些都不重要。
他的喜欢,藏在那些所有穿过了排山倒海的炸裂欢呼,直直看向那人的眼神里,凌晨一点的上海知道,灯灭了之后的伯纳乌更衣室知道,往返于马德里和伦敦的机票知道。
就像是融进了几粒砂糖的黑咖啡,缠绕在舌尖的淡淡甜味,涌进喉咙深处的苦涩又让神经越发清醒。时间愈久所有存下的情愫却愈像是发了酵,每一次亲吻时炸裂在心底的快乐连带着指尖都有酥酥麻麻的触觉。他想大概这就是幸,曾经最喜欢克里斯在伯纳乌每一次进球时向他张开的拥抱,阳光照的他鼻尖的汗珠都晶晶亮亮,而葡萄牙人歪头笑着等他扑过来的样子像是融进了世上所有的温柔。

他们的故事还很长很长,梅苏特也悄悄想过退役之后,两人开着车去随便哪里的安静海滩,手捧着咖啡热狗靠在引擎盖上看日落。

而他的家里依旧有很多很多机票,那一小叠白色的登机牌当然还是好好的放在他的抽屉最深处,只是旁边又多了几张新放进去的,浅蓝色的机票上,目的地一栏上写着大大的,都灵。



Fin


#他罗哥机票上到底写多长的名字我也不知道我瞎猜的哈哈哈
#解释一下关于文中机票颜色 我查了一下伦敦飞马德里英国航空白色登机牌 慕尼黑飞马德里汉莎航空浅黄色登机牌 伦敦飞都灵浅蓝色登机牌 (都是脑洞罢了
#最后他们有没有相约LA你们也知道了🙈

272的情人节

甜甜的七夕贺文
人人都爱梅苏特
【兔鱼和罗戴厄的场合】

1. 兔鱼
“可是他都拿到更衣室你旁边的位置了。”
电话里男孩的声音带着几乎染上几分委屈的不满,梅苏特在这头都能想象到那只小兔子耷拉着脸的样子。
“他只是生日在11号罢了,尤利安。”在五大联赛都拥有众多迷弟的阿森纳中场强忍着笑意哄着对面的人。

“可我还是很想你呀,新加坡之后我都没见过你了,你知道,我们现在见面机会简直少的可怜了。”
德拉克斯勒抱着手机不开心的继续嘟囔,“早知道你16年生日的时候我就不说我想要10号位了”
梅苏特听着对面越来越小的声音,又想起这孩子刚到大巴黎还坐在冷板凳上时,看到镜头扫过来就伸出手比出一个大大的M,脸上的笑容像是融进了阳光

“好啦,尤利安,我们会有时间见面的”他这么说着,手指划过ins上一堆乱七八糟的自拍,指尖停在其中的一张,夜空中闪耀的埃菲尔铁塔,远处暖黄色的路灯下挤着熙熙攘攘的人群
“那你想我了么”
“我当然想你,尤利安”他凝视着屏幕中那人带着几分傻气的笑容,连带着还有同样傻气的黑色卫衣,嘴角禁不住轻轻上扬

“那你开门,”
?梅苏特显然没搞清楚小他五岁的男朋友在玩什么花样
“你开门,”电话里的声音染上几分焦急了,梅苏特在原地愣了几秒,不敢相信的拿开手机看了又看,终于从他宽的过分的沙发上一跃而起,两步并做一步冲到了自家门口。
打开门,刚刚那个屏幕里带着一脸傻气笑容的人出现在了他面前,连带着还有他头上那挂着一个大大的M,同样傻傻的帽子。

他于是就这样愣愣的跟他曾经的小迷弟现在的男朋友大眼瞪小眼站了片刻,终于还是尤利安上前一步一把将他抱进还带着几分伦敦夜晚寒冷空气的怀里

“情人节快乐呀,偶像。”

2. 罗戴厄
克里斯攥住德国人的手腕,将他死死压在浴室冰凉的玻璃门上
“I even assist him in the shower?嗯?” *
他在梅苏特侧颈留下一长串细细密密的吻,舌尖浅浅的掠过那颗总是令他心动的痣,又去亲他泛红的耳尖

“你在浴室里怎么助攻他的,是这样么?”
他扳过德国人的下巴,将手指送进他的嘴里,轻轻搅动他柔软的舌头,如愿以偿听到了他喉咙深处发出小猫一样的呜咽,克里斯好笑的看着怀中人努力瞪着眼睛又无力推开他的样子,忍不住吻上他被亲的晶晶亮亮的嘴唇。

浴室里温热的雾气蒸的梅苏特鼻尖都冒出细细小小的汗珠,他被弄得浑身酥麻,却还是伸出长长的胳膊圈住克里斯的脖子,手指探进他没了发胶乱七八糟而软软的头发,打了个旋儿将他向自己拉的更近,在几个潮湿而轻柔的亲吻间隙对着身上的人嘟囔
“你知道的,克里斯,我只想做你一个人的助攻王。”

葡萄牙人终于舍得放开他的小鲷鱼,用手轻轻撩开他眼前耷拉下来湿湿的碎发,看着他拼命喘气活像一条被丢上岸的鱼,又低下头亲在他红的发烫的脸颊上,然后嘴唇贴在他的耳朵边,用轻到几乎听不到的声音低低呢喃,

“Te amo, Mesut.”

Fin

#情人节就是要甜甜的亲吻呀
#想我我就飞来见你呀

*来自梅老师自己在更衣室的ig story

【鲨美】橘生淮北是你

[RPS预警]
詹一美生贺
BGM-Lantern by The White Birch

"这是一个流行离开的世界,可是我们都不擅长告别。"

1
Micheal今天挺早就到了Norton Show的休息室,此时正整个人陷在柔软的沙发里。他瞥了一眼聊的正欢的Kevin和Graham,兴致缺缺的滑着手机。
直到他看到屏幕里那个傻里傻气的笑容,不长的头发乱糟糟的,蓝色的眼睛泛着雀跃的光。
他想起今天是那个人的生日。
或许他应该给他的co-worker发条祝福短信,至少的。
他的指尖在屏幕上徘徊了很久,编辑的短信删了又删,最终还是挫败的锁上了手机。他突然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听过James的声音了,而现在呢,他
应该和Lisa在一起,在一家很棒的餐厅,那里的气氛会很好,至少会是这样。
Forget it…
他烦躁的把手机丢到了桌上,拒绝再去想更多关于他们的事。

2
Micheal第一次见到James是在十七年前了。
那时他们不过都是Band of Brothers剧组的小角色,在休息间隙偷偷跑去看过Tom·Hanks的拍摄。
那段时间他刚进组没多久,每天并没有太多戏份。那天他向往常一样靠着壕沟边上的布景抽烟,和同组的一个英格兰男人有一嗒没一嗒的聊天,午后的阳光挺刺眼,他烦躁的把手挡在脸上,头偏向没有太阳的那边。不远处有人正小声读着剧本,模模糊糊的苏格兰口音撞进他的耳朵里,语气中的腔调像打着旋儿在上扬,他好笑的抬眼去看那个男人。他正抿着好看的嘴唇,白皙的手指轻轻点着放在膝上的剧本,几缕微卷的金发扫过他蓝宝石一样的眼睛。
是很好看的人呀。
他这样想着,想移开自己紧锁在对方身上的视线,而在那之前那人却像是感觉到了似的,突然看了过来,那双好看的蓝眼睛直接撞上他的。他一瞬间竟有些慌乱,刚准备埋下头,那人却笑了,唇角勾起一个挺调皮的笑。
“Hey!"
他甚至兴冲冲的打招呼,挥了挥手中的剧本,于是Micheal也傻乎乎的摇了摇自己还夹着烟的手。
他挺喜欢那个带着几分顽皮的笑容,所以一下就记住了对方。
后来他倒是知道了那人叫James Mcavoy,一直想请他哪怕一起喝杯咖啡,可竟是再没有像那个阳光刺眼的下午一样碰巧的遇见,再碰巧的看到他好看的笑。
他想起那之后过了快五年,他才好不容易又见到James,他疯狂的喊着他的名字,骑在小绵羊上追他。当他终于气喘吁吁的赶上James,却看到他一脸惊愕的表情,大概是以为被粉丝跟踪了。
“Hey, we know each other!" 他拍了拍James的肩,语气中甚至有些委屈了。James歪着头想了一会儿,然后嘴张的大大的,
“Hey, Micheal!"
他于是又露出了自己那标准式的傻笑。
而那毕竟只是街头上匆匆的擦肩而过,James看起来很忙,他自己也没好到哪儿去。
于是他还是没能和James喝上五年前他心心念念的那杯咖啡。

3
Micheal录制完Norton Show还不算太晚,他回到家中,连灯都不想开。
没有了自带搞笑细胞的Graham,空气安静的可怕,他慢吞吞的挪到冰箱前取出几瓶啤酒,胡乱打开一瓶,仰头就是一大口。
酒精的辛辣带着冰冷中微微的甜度一起划过他的喉咙,却也没让他感觉好受一点点,那个从早上起就堵在他心里的石头,现在像是变得更沉重了。
他想起几年前自己生日收到的椰子水,那时他也喝的一塌糊涂,可他还是看到了突然出现在视线里的James,走过来把冰凉的饮料盒贴到他脸上时,眼里噙着的笑意。
他想起那年古巴海滩的那场戏,他看着躺在自己怀里的James, 那双最让他痴迷的蓝眼睛,瞳孔中只装着他一个人,下巴上小小的褶子,玫瑰色的嘴唇紧紧珉着。
"Fuck off Erik!"他记得自己当时在心里快骂出声,他控制不住的想埋下头去亲吻那双泛着水光的眼睛,微微发红的眼角,还有柔软的嘴唇。那种躁动,那种夹杂着难受的冲动,只让他感到头皮阵阵发麻,他狠狠的攥着自己的手指,直到骨节发白,却不舍的去碰怀里的人。
他想起还是拍摄X战警的时候,他们开着高尔夫球车,结果疯了一样的撞上一辆Lexus。James直接飞了出去,而他自己也摔的乱七八糟,小腿上划了不短的口子。他的脑袋撞得晕乎乎的, 余光瞥到James慌慌张张的冲他跑来,可最终他只是疯狂的笑出声,于是James也笑了。被巨响惊动的剧组成员接二连三的围过来,"你们真是糟透了,"Brian不赞同的摇着头,而Micheal只是趴在方向盘上看着James傻傻的笑。
那是他们呀,一样疯狂,一样无畏,像是追逐四分之一英里疾驰而过的快感与自由,带着所有热烈的感情,成为他人生中最美好的酣畅淋漓。

4
一杯咖啡的温度,冰凉的带着渗人的苦涩,刺激着舌尖上的味蕾,逼得Micheal皱起了眉毛。
他伸长了胳膊去够放在桌上的手机,却不小心碰倒了还剩半瓶的啤酒,他呆呆的看着透明的液体侵湿了一整片地毯,然后垂下眼眸,滑开手机一个电话就拨了出去。
听筒里的嘟嘟声没响几下,电话就被接起来了。
"Micheal?"James的声音隔着听筒大声的传过来,带着一丝不确定的惊讶。
"嗯,是我,"他哑着嗓子答。对面似乎挺吵,听声音倒像是一个热闹的Party,和他这里的寂静对比着,让他的心情又不由的跌了跌。
"怎么样,玩的还开心么?"
听筒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像是James在穿过人群或是什么,然后那边终于安静下来,Micheal想他应该是走了出来。
"Uh,在一家bar,这里的调酒师手艺真是绝了,Lisa和她…"
他说到这里突然顿住了,Micheal甚至都能想象到他局促的抓着手机的模样。
"Hey,生日快乐buddy."他沉默了几秒,还是淡淡的对听筒这么说道。
那边这时又很安静,他甚至感到自己攥着手机的手指浸出了一层细汗,然后他听到了James轻轻的笑声。
"谢谢呀, mate~"
Micheal想自己是爱死了他那带着苏格兰腔调的小卷音。
"其实我本想今天你可能会来,但…"
"我有拍摄。"他冷静的接着他的话说下去,那边却又笑了。
"我们又有很久没见了,Micheal."他的声音听着很干净,却让他真的感到很安心。
"James…"Micheal把身体扔进软软的沙发里,他感觉自己有点醉了
"Uh huh?"
"那年我生日,你拿给我的Vita Coco,一点也不好喝。"他贴着听筒这样说着。
不出意外的他听到了对方的笑声。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出现在那儿么?"James轻轻的反问他。
他有一瞬间的愣神,然后他听到对方继续传来的声音。
"你给我打了一个很长的电话,Micheal,可你醉的一塌糊涂,"他的声音中带着一点点的犹豫,"你说了很多很多话,关于你自己,关于我,关于X-men,关于我们。"
James说到这里停了一下,他像是深呼吸了一下,继续说
"你说It's a love story,你说Erik wants to stay, but Charles just didn't understand, 你说Erik was mad and just fucking love you."
然后James不说话了,他像是用了很大的力气。
而听筒这边的Micheal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
"Micheal,那天其实我不在伦敦的,我签的最快一班飞机飞回来。"
听筒那边的声音轻轻的,可Micheal却感觉是一记惊雷炸响在耳边。
"James,我…" 他听到自己的声音,比哭还难听。
"你,你现在在哪儿,我马上过来,你–"他慌乱的爬起来在桌上摸着自己的车钥匙,可在一片黑暗中他只是打翻了更多的酒瓶,James的声音却冷静的过分
"Micheal, 那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
于是Micheal整个人像丢了魂一样的跌回了沙发,手机烫的他耳朵生疼生疼的,连带着心脏也一抽一抽的疼。
电话那边想起了女生的声音,然后他听到James匆忙的回应,他想是Lisa吧。
果然James又回到电话边,然后温和的说"还是谢谢你fellow,有空的话,出来喝一杯吧。"
他或许是机械的嗯了一声,或许是其他呆滞的回应,总之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切断电话的。
If only……
他在黑暗中捂住脸,不想去承认心底正翻涌着的,快要杀了他的难过。
不能再糟糕了。
他又想起初见时那个好看的苏格兰小子,笑的顽皮,阳光挺刺眼,可他就是很喜欢那个笑容。
或许从那时开始,他就已经把自己陷进去了。

Fin

(ps:
☞假装詹没去日本
☞椰子水那个梗,詹一美飞回伦敦是我脑洞,以及兄弟连鲨美初见也是我脑洞,其他梗,大部分来自两位正主or各方访谈)

【鲨美访谈】X-Men DOFP时期
Micheal: I'm just realising that we're coming of that age, where we're getting hair growing in our ears.
James: Really? Have I got hairy ears?
Micheal: Yeah.
James: Mate…
Micheal: 'Cause I was like this.
James: When I was giving beautifully articulate answer, were you looking in my ears going?
Micheal: Yes, I was.

【渣翻】
鲨: 我突然意识到,我们就已经到长耳鬓发的年纪了
詹: Really?那么我的耳边也有长毛发?
鲨: Yeah.
詹: 哦, mate.
鲨: 因为我也是这样呀。 (笑
詹: 所以每次我说话的时候,你都在盯着我看?
鲨: 我想是的。

#就很甜
你鲨全程疯狂盯詹
你詹苏格兰小卷音,嘟囔着Mate……
你詹最喜欢说co worker
毕竟是喜欢装不熟的同事

【EC】 Flirt

#傻鲨生贺🌸
总裁万x学生查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被自带撩人属性的查撩倒的万
一辆准备上路的车(并不  [一发完]
 1
"Peter, we really have to go." Erik看着儿子,因为身高的缘故,他得微微俯下身子才能平视Peter依旧过分雀跃的双眼。
"可是你说了今晚会一直陪着我." 银发少年不满的皱起眉,"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总是很少。"
Erik看他仿佛浑身细胞都在诉说不开心的赌气样子,无奈的笑。他总是对这个他独自陪伴长大的孩子过分宠溺。
Peter见他不再急着离开,便激动的说"你简直无法想象这支乐队在我们之间的名气,你真应该看看那个钢琴手,他是x学院大一新生里最有才华的一个了。"说这话的时候Erik甚至看到了他眼中闪烁的光 ,"他们每周的这个时候都会来,Scott甚至有那个rapper每一个part的剪辑,而这个位置正巧能最清楚的看到他们所有人"
"Peter,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对这家酒吧如此熟悉,这不应该是你现在经常来的地方,而且一小时后……"
"Look daddy, 他们来了!"
顺着Peter的眼神Erik看到了那支乐队。
那个钢琴手有一双蓝色的眼睛,勾起的嘴角带着玩味的邪气。他的手上动作过分的快,甚至可以轻松的单手连弹三架电钢。Peter的口哨声混着周围女孩们放肆的尖叫。DJ打很high的电音,合着rapper低沉的烟嗓,他竟也不觉得那么吵。
那个钢琴手确实长得很好看
他只是这样想着

他当然不会想到第二天会在downtown最有名气的Gay吧遇见那个蓝眼睛的男孩

2
(本段建议配合BGM [Sketch Plane–by Cam Kelley]
链接添加无能 跪
个人觉得这首歌很配你万的心境
就像是狂躁的悸动中 不可控制的温柔)

Erik刚找到他往常最喜欢坐的位置,就听到了吧台那边不小的起哄声。
是昨天的那个钢琴手。
他被人簇拥着,正微仰着头,喝一整玻璃瓶的红酒,深红色的液体顺着长长的透明瓶颈流入他的嘴唇,好看的喉结上下滚动着,他的皮肤很白,衬的那些从他唇角流下来的液体更加猩红。
Erik莫名感到一阵燥热,他舔了舔嘴唇,狠狠灌了一口杯中的酒。
他眯着眼看那个男孩,他正笑的得意,嘴角无限上扬,那双蓝色的眼眸美的惊人。
"Damn!" Erik烦躁的揉了揉头发,他再次感受到那种快让他疯掉的躁动,就像静谧的发酸的风,相遇后让人痒的太阳。
他突然就很想去亲吻他的双眼,不,或许并不仅仅是双眼。
"Charles."
"What?"
他听到声音诧异的抬头,他正想着的那个男孩正随意的坐在他身前的桌上。
"我是说,我的名字是Charles."他一点也不见外的拿过他的酒杯喝着。
Erik淡淡的瞥了一眼他握着杯身的手指,"所以呢,是什么让你觉得我有知道你名字的必要?"
那男孩笑了,他的嘴唇泛着浅浅的光泽,被红酒浸的愈发红润。
"从刚刚开始你就坐在这里不是么?"
"So?" 他无谓的耸了耸肩。
"而我发现,你一直在看我" 说这话的时候,Charles低下头一点点的靠近他,直到他们离得很近,他甚至可以数清对方微卷的睫毛。他觉得只要稍稍错开鼻翼,他就可以吻上那柔软的嘴唇。
可他还是推开了Charles,他认真的凝视着眼前的男孩。
"这并不能意味着什么。"他刚想拿回那只酒杯,Charles就低头吻上了他。
温暖潮湿的触觉让Erik有一秒的诧异。然而对方的嘴唇比他想象中还要柔软,他抑制不住的在上面轻轻啃咬,如愿的听到他吃痛的轻哼。他睁眼,看到Charles泛着雾气的双眼,他竟然还在笑,带着他第一次见到他时那满满的邪气。
“You really flirt with a wrong man。" 他贴着他的唇角一字一句的说到。
Erik直接把他从桌上抱下来,按着他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他用舌尖抵开他的牙齿,轻轻扫过他的上颚,搂在他腰上的手不受控制的伸进他的衬衣,指尖滑过他好看的腰线,肆意抚着他背上细腻的皮肤,一点一点的往上滑动。他感到对方的身体随着他的动作在轻微的颤栗。
他忍不住去亲吻男孩红透了的耳尖,顺着他的鬓角一路向下留下一个个细碎的吻,又不重不轻的舔咬着他小巧的喉结,逼的他仰起下巴,露出好看的脖颈。
男孩的身体抱在怀里很软,鼻息间都是对方身上淡淡的香气,他觉得再这样下去就不是一个吻可以解决的了。他怀里的人在轻微的喘息,看向他的眼神中还带着尚未褪去的情欲。
"We must stop right here."他听到了自己嘶哑的声音,“我该走了。”他再一次推开了Charles,对方笑起来干净好看的样子总让他有一种诱拐未成年的错觉。
"You're not leaving me."Charles看向他的眼底,纤长的食指轻轻压上他的嘴唇,他的声音很轻很轻,却带着不可抗拒的决绝。

3
Erik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他把Charles按在墙上亲吻时这样挫败的想着。
半小时前他如鬼迷了心窍一般将他从酒吧带回了家,进门连灯都没开就把他狠狠的压在了墙上。Erik的手指插在他柔软的卷发里,他们一路纠缠到了卧室,全程Charles都意外的乖戾,丝毫没有因为他的粗暴而不悦。
当两人终于停下来时,他们都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甚至以为自己要窒息了。
他们贴得太近了,嘴唇间牵连着的银丝在月光下显得更为淫靡。
Erik看着他的眼睛,那里像有一片安静的海洋。
"Don't stop."Charles看着他的眼神充满了轻佻,那片海洋在翻涌,就像他心底一直抑制着的冲动。
"No, you know I can't." Erik听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他甚至不敢再去看Charles的眼睛。
然而他感到Charles的手臂缠上了他的脖颈,轻轻一用力,两人就一起跌进了床里,他慌张的撑起身子怕摔痛了身下的人。
他看到Charles蓝色的眼眸中带着他最无法拒绝的笑意,仿佛低吟一般,他说
"Try Me."

Fin

各家cp的小甜饼

来自情人节的无限脑洞[局部AU]
愿每一对CP在alternative universe里都能HE

德哈的场合
Snape转过身的瞬间,纸鹤肆意的飞过斯莱特林的长桌,稳稳的降落在救世主的桌上。
Harry回过头,却看到Draco一脸认真的研究手中的魔药,如果忽略他嘴角藏不住的笑容的话。
"Mr. Potter ,请转过你那高贵的头颅然后告诉我这剂魔药的效用,Now!"
Damn it! Harry在心里骂出了声。
然而他只能僵硬的站起来扯出一个同样僵硬的笑容。
"Sorry sir, I don't know."
"Well~ 那我们的救世主一定不会拒绝一个月的紧闭来让你可怜的教授给你补习 "
Harry 坐下来,又恶狠狠的瞪了他男朋友一眼。
Draco·Snape的教子兼助手·Malfoy依旧半靠在桌上,笑的一脸无害。
那纸条上写着"情人节快乐,傻宝宝破特"

瑟莱的场合
"His name is Legolas Greenleaf."
Thranduil比他想象的还要喜欢他的儿子,甚至是他的名字。
他自己都不知道刚刚说出这句话的语气有多温柔。
他是密林的王,那次战争后的几千年,他身边不曾有亲昵的女精灵,纵然精灵王的美貌已远扬整个中土。
他把一切都给了当初那个诞生在战争中的孩子,Legolas是密林的希望,未来,也是他的所有。
"陛下,王子殿下回来了,正在花园等你"加里安恭敬的接过精灵王手中的文书。
花园中的阳光一直那么温暖,他的孩子正跟Gimli兴致冲冲的说着什么,看到他过来就马上扑进他的怀抱。
"Adar~!"语气中尽是少年特有的亲昵。
Thranduil揉了揉他柔软的金发,然后轻柔的将他抱进怀里。
"Inye tye-méla,Adar" 少年灿烂的笑容像是揉进了春风中所有甜腻的味道。
"And this is all I need." Thranduil这样想到。

鲨美的场合
James在拍摄完Band of Brothers后的几年都没有见过Micheal
于是XFC聚众读剧本前不那么偶然的在片场附近的一家酒吧遇见他的Co-Worker,他也不知道old friend叙旧寒暄是怎么寒暄到了床上
而此时Micheal睁开眼,恍惚的盯着他,一脸没睡醒的样子。
看清了身边的人是他,Micheal一手把他捞进怀里,然后在额头上印下一个轻柔的吻。
"I really miss u, James" 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响在他的头顶。
于是他也笑了,把头埋进Micheal的脖颈肆意的呼吸他身上和记忆中一样好闻的味道。
"Happy Valentine's Day, my love."

牌银的场合
"Remy 你去法院要我的抚养权好么"
某天Peter在下课铃声响了0.5秒后出现在牌皇房间如是说。
"好呀,前提是Magneto不把我挂在金门大桥上" Remy把自家银发小恋人拉进怀里,笑的一脸宠溺。

狼队的场合
Scott一直以为从前那个爱抢他机车的傻狼已经够他糟心了
直到Charles牵着Laura的手出现在校门口
好不容易喜当爹的糙汉Logan对这个小女孩儿又是宠溺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于是他担起了 无时无刻 要把Laura 从电动小马坐骑 扛回教室的 重任
于是那一周Logan都是睡在楼下的客厅

以上是来自太久吃不到糖的怨念

Fin

[盖尼]Life is a long journey 一发完

半原著向+部分AU
来自情人节突发的脑洞

I've seen the world

跑车绝尘而去
沉重的灰,Sky Eye的突兀。Downtown的喧嚣浮华,湾区的宁静优雅,轻易分割。
整座城市都在躁动,像泡沫破灭前的美好幻影。
Nick慌乱的理着被风吹的乱七八糟的头发,身边的人依旧兴奋的在讲什么。
他看着他的邻居,这位神秘的Mr.Gatsby。他在今天上午莫名其妙的把他拖进了跑车。
"I know you're her brother." 所以这是他的邻居最近对他异常亲近的原因。
墨镜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而他知道镜片之后一定是满满的雀跃。
他总是这样,当他开心的时候,眼底的笑意就像要溢出来。
"Listen friend, 这里不会有人知道我的过去"

Hot Summer Nights

他当然知道他的过去,为数不多的。
他们曾一起度过整个少年时期,在西部的山谷。
他们有说不完的话,他听Gatsby说他的梦想,说他的未来,然后说他们的现在。
他们曾在树下接吻,阳光下的草地,Gatsby躺在他腿上静静的看他看书,手指轻轻的扶过他白皙的手臂,掌心,指尖,然后十指相扣。
最终往往是一个甜腻的吻结束溢满了笑意的对视。
那时阳光很暖,风声都宁静。
那是他一生中最美好的日子, just like bubbles.

Will u still love me

他曾无数次看到Gatsby的背影,在长长的码头尽头,在那幢华丽城堡阴暗的窗边,在他小小房子旁边的树林里。
那天滂沱大雨,当Gatsby在他狭小的客厅转了一圈又一圈,他甚至想劝他放弃了。
"Do I look good?"  "这是第三遍了,friend."
然而Nick还是轻轻帮他理好了扫到额头上的一缕金发。
"And can't be better."他笑,看着他蹙着眉头研究点心的摆放。
Daisy最终还是来了,在他的邻居绝望之前,字面意思上的。
他感受到他们之间的尴尬,无奈,冲动,当Gatsby第二次问他妹妹需不需要再来点小点心时,他站了起来。
"我去城里一趟,你们聊。"然而另外两个当事人并不像听到他声音的样子
他几乎是抓起雨伞冲向屋外,离开前他看到了他们接吻的样子。Gatsby修长的手指轻轻抚过她短短的金发。
那双手也曾经温柔的停留在他的脸颊,带着少年最纯粹的悸动。
而现在他们在接吻,在他的屋子里,在他陪着他精心布置过的客厅。
"Damn it !" 他一脚踢在门边的花坛上。
真他妈刺眼
那是所有关于Gatsby的,最令他难受的,背影。

When I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uful

年少时期的相识是他一生最美好的回忆,只有他记得。
那之后没多久,一战开始了。Gatsby被调去欧洲,而他留在了美国,留在了那个西部的山谷。他觉得那里有金色的回忆,像镀了阳光。
战争面前的离别,都渺小的可笑,Gatsby甚至只来得及塞给他带在身边多年的日记。
然后便是几十年的不见,他无从得知,他消失在Gatsby生命中的这几十年,他经历了什么,又遇到了誰。
直到他偶然在对岸见到久不联系的远方表妹,直到他偶然知道自己和已经大名鼎鼎的Mr.Gatsby成了邻居。
Mr. 并不记得以前任何事的.Gatsby
而他甚至不知道在那场战争中what fucking happened to him。
一切都巧的可笑。
而他会是唯一一个,记得这所有的人。

Fin